謐時光專欄

 

你討厭的人藏著你需要的部分

 「他很勢利眼,工作表現多數是靠關係,只對有資源的人笑臉迎人,好討厭。」 「為什麼他工作可以這麼混就過關,然後我就要這麼辛苦?不認真的人好討厭。」 你遇過明明現實上沒有得罪你的地方但你很討厭的人嗎?首先這真的很不舒服,大部分人選擇而遠之,然而有時無法遠離,就得學習如何相處了,相處時要隱藏自己的感覺很累,要如何改善對這樣的人的觀感呢? 認回與整合,不喜歡的感覺就會減少...

心理諮商的另一種形式:團體諮商

在個別諮商中,我常常遇到來訪者問我說:「老師妳覺得我這樣是正常的嗎?」、「會有其他人也這樣想嗎?」、「我有這樣的感覺很奇怪嗎?」等等的問題,並且非常急切地希望從我這邊可以給出一個「答案」,就是到底他是不是有病?是不是自己有問題?是不是也有其他人和我一樣?一般來說我都會很有耐心也很好奇的想知道為什麼這件事對來訪者這麼重要,但當來訪者不死心,不斷地逼問我要答案和結果時,我心裡會有種衝動想要直接冒出來的...

遊戲治療裡的原型意象

在兒童心理工作裡,使用遊戲治療的方法,可以看見兒童在遊戲狀態中,要嘛一下子跟這個玩具很好,愛到玩親親,要嘛便把這些玩具掃射,或者塞到鯊魚的肚子裡,嘴巴還會說著被鯊魚吃掉了,幾乎在兩個愛恨交織的極端裡。   ...

謝謝你是你

文/盧慧紋諮商心理師   認識妳的時候,妳高三。總是穿著一身黑,眼裡臉龐有股憂愁,身上有層灰濛濛的外衣,妳把自己的光藏起來,無法好好呼吸難怪總要嘆氣。對於我能理解妳因為特殊的體質感到困擾,妳很驚喜。這份理解就像是一份深深的安慰,妳能坦然說出而不被視為古怪,妳說:有人能懂,真好。   妳曾經問我:老師,我要怎樣才能變得跟妳一樣?   我問妳:妳喜歡我身上的甚麼?  ...

從集體潛意識看疫情

Covid-19帶給人類的改變,從聚集歡快的生活,轉渡到人際隔離、疏離,成為日常抗災的生活一環,疏離帶來的恐懼與無助,似乎成為更讓人不安的白噪音,無所察覺又無所遁形。...

工作中的光與傷

在工作的場域中,時常需要有許多的人際互動需要,無論是面對同事間的團隊合作,主管的溝通討論,亦或是面對客戶、服務對象等,在如此的人際交往過程中,如能夠體會他人的情緒和想法、理解他人的立場和感受,並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和處理問題,設身處地思考,這就是「同理心」,而同理心也是和他人在情感連結的重要關鍵。...

原生家庭與我

在很小的時候,我們就發現:「如果爸媽高興,我就好過;如果爸媽不高興,我就會不好受。因此,我最好找出讓爸媽快樂的事,並照著做,最好還要找出讓爸媽不高興的事,並不要那樣做。」 從幼兒期開始,父母的訓示、行為舉止,以及我們幼時的感受和反應,都保存在我們的大腦中,共同構成所謂內心的小孩。...

你都怎麼說再見? – 來聊聊「結案會談」

之前寫了關於「什麼是『初談』?」,希望讓對於心理諮商有需要的人瞭解諮商是怎麼開始的。不論時間的長短(短可能只是一次會談,長則可能以年來計算),有開始就必然會有「結束」的時刻 –...

女人啊!好好為自己活

很有心的法官為你們安排的幾次夫妻晤談,是從去年關係碎裂後,唯一有可能和這個人坐下來好好談談的機會。你說:無論如何,你都要來。於是,老早就把工作的假請好了。你希望,這個人至少給個說法。這10多年的婚姻,說不要就不要,法庭上一味指責你的不是,把妳的好與付出全然否定,真正的理由是甚麼。...